射手和农场主《三体》第三章 5 (潘寒和申玉菲吵架)

绝望的汪淼没有告辞起身就走,申玉菲默默地一直送他到庭院的大门处,并看着他坐进出租车。正在这时,另一辆汽车疾驰而来,在门前刹住了。一个男人下车,借着别墅中透出的灯光,汪淼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这人是潘寒,是“科学边界”里最著名的人物之一。作为一名生物学家,他成功地预言了长期食用转基因农产品造成的后代遗传畸形,还预言了转基因作物可能造成的生态灾难。与那些空洞地危言耸听的学者不同,他的预言充满了具体的细节,且都一一精确兑现,其准确度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,以至于有传言说他来自未来。

他使自己闻名于世的另一个创举,是创建了国内第一个实验社会。与西方那些旨在回归自然的乌托邦社团不同,他的“中华田园”不是处于荒野之地,而是置身于最大的城市中。社团没有一分钱财产,包括食物在内的所有生活用品,均来自城市垃圾。与人们最初的预想不同,“中华田园”不但生存下来,而且迅速壮大,其固定成员已达三千多人,不定期到其中体验生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。

射手和农场主《三体》第三章 5 (潘寒和申玉菲吵架)

射手和农场主《三体》第三章 5 (潘寒和申玉菲吵架)

以这两个成功为基础,潘寒的社会思想也日益具有影响力。他认为,科技革命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病变,技术的爆炸性发展与癌细胞的飞速扩散相当,最终的结果都是耗尽有机体的养分,破坏器官,导致其寄宿体的死亡。他主张废除那些“粗暴的”技术,如化石能源和核电,保留“温和的”技术,如太阳能和小水电。将大城市逐步解散,人口均匀分布于自给自足的小村镇中,以“温和技术”为基础,建立“新农业社会”。

“他在吗?”潘寒指指别墅的二楼问。

申玉菲没有回答,沉默地挡在他面前。

“我要警告他,当然也要警告你,别逼我们!”潘寒冷冷地说。

申玉菲仍没回答他,只是对出租车里的汪淼说:“走吧,没事。”然后示意司机开车。车发动后,汪淼再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,他回头远远地看到,灯光下申玉菲一直没让潘寒走进别墅。

回到家已是深夜,汪淼在小区的门口走下出租车,一辆黑色桑塔纳紧贴着他刹住,车窗摇下,一股烟喷了出来,是大史,粗壮的身躯将驾驶座挤得满满的。

“哇,汪教授,汪院士!这两天过得可好?”

“你在跟踪我?真无聊!”

“别误会,我要是直直开过去不就完了,讲个礼貌打个招呼你还当成驴肝肺了。”大史露出他的特色傻笑,一副无赖相,“咋的,那边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没,交流交流?”

“我说过,我和你们没关系了,今后请不要跟踪我!”“得——”大史开动了车子,“好像我愿意挣这俩夜班外勤费似的,球赛都耽误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